牙医?导演?戏精?你误解了冰岛队

牙医?导演?戏精?你误解了冰岛队

UEFAEURO2020 2020年5月22日

在落后的情况下,也拿不到什么控球权,但冰岛球员迅速高效地追平了比分。他们没有再给阿根廷机会,铁桶阵严丝合缝,锁死了世界上最好的球员。

这种对比恰好是记者所看到的双方球迷在莫斯科所展现出来的巨大差异。几万阿根廷人一路走街串巷,唱着歌钻进地铁,像小溪汇聚成大河一样,大摇大摆涌向斯巴达球场。更高大但更柔和的冰岛人,三三两两安安静静穿插其中。超过三万阿根廷球迷把斯巴达变成了主场,聒噪无比。冰岛人在球场看台上才汇聚到一块,他们一起吼的时候,声响足以跟几倍于自己的阿根廷人平起平坐。

冰岛没有阿根廷的存在感那么强。冰岛之于主流足球世界太偏远,人丁不旺,世界尽头,每一次出门都是远征。如果不是因为足球,在其他地方很难看得到一群冰岛人。他们在哪里来一波“维京战吼”,就像把几分之一个冰岛搬到了哪里。

从人口比例来看,不得不说冰岛是足球世界里的奇迹,恰好处在与中国足球相反的另一个极端。媒体席就在场边,南都记者可以清楚地看到冰岛球员的硬朗、力量以及动作上的干净。面对脚下技术更灵活的阿根廷人,他们在高节奏对抗下竟没有粗鲁犯规,踢得大气从容。很难不去想象,中国队队员如果要踢一场这样的比赛可能只有45分钟的体力。

不能否认他们在精神层面获取了力量。当芬博阿松扳平比分的瞬间,坐我旁边的冰岛记者瞬间爆发出来的情绪比球员还激动,他挥拳欢呼的气势很有爆破感,而且满脸涨得通红。荣誉感和归属感,以及某种在主流世界里自我证明的强烈欲望,一定是冰岛奇迹里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如果只把它描述为童线;记者所体验的实实在在的场景是这样的:上半场,离媒体席最近的球员是长发的左前卫比亚纳松,下半场最靠近这边的是右前卫约翰·古德蒙德松,灵巧快速的梅萨和迪玛利亚在他们面前占不到任何便宜,双双被提前换下。他们不是靠意志,而是靠水准在抗衡。

有中国媒体在三月份试图采访冰岛足协探寻他们崛起的秘密,得到的回复是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向他们申请采访,他们时间安排不过来,要安排在五月。冰岛看起来有些神秘,所以有渲染的空间。有人解读冰岛奇迹,说牙医、导演、房地产老板、飞行员和普通工人组成的球队靠一股热情逼平了阿根廷。某种程度上这样的段子有意思,但事实不是如此。

主教练哈德格里姆松曾经是牙医没错,但如今他是全职教练,只是拥有牙医的精准和专注。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批高水平职业球员。

最大牌的球员“冰岛大狙”西于尔兹松,这位前热刺球星目前效力于埃弗顿。去年夏天埃弗顿从斯旺西买他花了4500万英镑。前卫约翰·古德蒙德松效力英超伯恩利;中场哈尔弗雷德松效力于意甲乌迪内斯;中场阿尔伯特·古德蒙德松效力于荷甲豪门埃因霍温;后卫拉格纳·西于尔兹松、因加松,前锋西古拉松都在俄超劲旅罗斯托夫踢球;后卫埃约尔夫松效力于保加利亚的索菲亚列夫斯基;中场特劳斯塔松效力于瑞典劲旅马尔默。大胡子队长贡纳尔松,东家是刚刚冲上英超的卡迪夫城……

就算是在仅仅靠钓鱼、坐马桶等庆祝动作视频集锦而为人所知的年代(编者注:擅长花式庆祝的是冰岛足球超级联赛的斯塔尔南俱乐部,不是国家队),还有古德约翰森这种为切尔西和巴萨踢球的名将。冰岛足球是靠人才的不断涌现成就了今天,而不是只靠荣誉感驱使。据《南方都市报》

据不完全统计,这天现场的冰岛球迷大概有5000人,那已经接近他们全国人口的1/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